小婉童鞋

我是长风啊。

【花中心】这位神仙了解一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吹爆茶茶!!!

安茶笺忙没了:

*花花中心主粮食向
*伽小cp预警
*花·同人大手·白菜被猪拱了·心了解一下
*ooc辣眼注意
*不要问我甜妹的对象是谁,是我bu


  花心有一个不能言说的痛苦,而这个痛苦还和他不能言说的小秘密有关。
  他,宇宙超级无敌帅帅帅的花心,曾经披着“凡人总在觊觎朕的帅气”这样一个马甲,混迹星星球同人区多年,以深厚的文字功底吸引了一大票粉丝,成功开拓了以伽小为首all甜为辅的大片疆土,甚至成功出本诸如《霸道上将爱上我》、《爱我就吃下这盘菜》等多本文学读物。
  就算被发现的甜心按着狠命揍了一顿,也不能阻止大明星在文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看着依旧在同人创作的边缘大鹏展翅的花心,二姐终于放弃了给他一平底锅的打算,本着“算了让他慢慢折腾吧”这样的想法,留了照样每天沉迷自己的英俊帅气的弟弟一条命。
  然而就在昨天,帅气太太留下只字片语毅然退圈,伽小all甜倒塌半壁江山,粉丝们痛哭出声,只留下花心一个人黯然神伤地占据了属于小心与伽罗仰望星空谈天谈地的屋顶。
  古有黛玉葬花,今有花心弃笔,简直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我真傻,真的。花心想。我单知道伽小cp足以占据星星球同人圈的热门榜首,却不知道空穴来风必有其因,我一大早就半只脚踩入坑里,出于无聊拿起键盘敲敲打打,叫小心跟着伽罗去玩儿,他虽然老是跟我对着干还是很听话的,家里人的话句句都听,他就去了,我就在足够码字、校对、寻找灵感,打算继续更文,我一喊小心,没有人应,出去一看,魔方都放在了桌子上,没有小心了,他真的跟伽罗去玩儿了。
  放下锅碗瓢盆的姐姐坐着泡泡飘到房顶,拿了杯牛奶和一个小面包给他:“吃吗?”
  “甜心你做的吗?”不知道是究竟是被二姐送来吃的感到自己的饥饿将要得到平复还是因为被弟弟伤害的小心脏仍然在流血,甜心总觉得花心抬头那一眼几乎是经历了生死起落大彻大悟的泪眼婆娑,“我还想活着,我不吃。”
  我怎么还没打死他。甜心想。
  甜心把牛奶和面包塞进一个泡泡里,飘过去本来想安抚地撸把花心的毛,但是对方的发型让她无从下手,最后只有拍了拍花心的肩膀:“天要下雨小心要谈恋爱,看开点。要是让小心看见你这个样子,他绝对不会想是自己和伽罗处对象影响到了你的情绪,他肯定会怀疑你是不是背着他拿到了他身患绝症命不久矣的治疗单。”
  “不管他处对象还是命不久矣跟我有什么关系!”花心从泡泡里拿出面包悲伤地咬了一口,本着主角可杀不可不傲娇的原则依旧死鸭子嘴硬。
  如果花心早知道小心和伽罗真的会谈恋爱,他一定会选择打爆当初在伽小圈混得风生水起的自己的头。
  早知道早知道,千金难买早知道。
  要知道花心当初披着马甲孤身一人单闯星星球同人圈,也不过是无聊了找个乐子,也才出现了明明帅气太太可以日更过万偏偏要坐等来生的悲惨局面。就算他亲眼看过花甜花小花开花粗诸如此类甚至花心与磁力怪的莫名组合,花心也能“凡人总是在嫉妒朕的帅气”看破红尘挥斥方遒,所以他写伽小写all甜,不代表他真的舍得把自家姐姐弟弟给交出去。
  伽罗要庆幸自己的磁铁拿去修了。花心恶狠狠地咬着面包,不然现在坐在他旁边的绝对不会是跟过来的甜心,而是被他捆着吊上来的伽罗。
  “看开了吗?想开了我给你说个事儿。”
  花心深沉地眺望远方:“甜心,你觉得,我今晚上成功把伽罗套进麻袋把他拖进巷子里打一顿的可能性有多大。”
  “花心,”甜心沉默了片刻,想了想之前伽罗因为阿德里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连小心的拦不住的架势,再想了想花心一手镜子一手磁力链被开心扛回来的一幕,觉得真相太残酷简直不忍提及,但又顾及到花心说不定会上涨翻倍的战斗力,最后只是叹息了一声,严肃道,“我要报警了。”
  花心难过,花心委屈,花心可怜幼小又无助,但他只能秉持着自己最后一点傲娇,高贵冷艳地哼了声,面对姐姐早就看破了的眼神继续咬死了不承认:“没事,他们折腾去吧,我看开了。”
  甜心叹气,甜心头疼,甜心带着全家人的关切安抚他,但她还是忍不住戳穿了花心唯一能把控的最后一点傲娇:“那你为什么要突然坑掉长篇连载《来自阿德里的你》然后以两人苦苦相望爱而不得的惨淡结局收尾。”
  “够了甜心,你都看了什么。”
  “你是指你黑历史的《为了你连魔方也可以舍弃》还是刚刚完结的《夜空的星星》?或者你写我的《今天的食谱明天的你》,”甜心在花心越来越诡异的视线里一派云淡风轻从容镇定,“你以为没有我和粗心给你刷票你是怎么迅速成为同人圈里一尊大神的。”
  花心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
  甜心继续冲击他的世界观:“说起来,最开始其实不是我发现你在写这些东西的,是开心拿着手机来找我的。我们家不知道这件事的也就博士和小心吧。”
  “等等,”花心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个关键问题,“你的意思是伽罗他也知道?”
  甜心神色复杂地看着他:“不然你以为一直兢兢业业给你画配图的那个叫‘我真的不想知道’的人是谁?”“他取这个名字谁知道是他啊!”花心感觉自己的心口痛。
  “所以你这个名字再加上不管写哪对cp都要把花心吹得天花乱坠的风格很容易被我们看出来是你,”甜心叹息一声,“看在伽罗给你画了这么多年配图的份上你还是别套他麻袋了吧。”
  花心忧伤地点点头,决定明早上把伽罗的饭菜换成甜心做的那一份:“你刚刚不是要给我说什么吗。”
  “对,我要给你说……”甜心微妙地沉默了一下,“我谈恋爱了。”
  我真傻,真的。花心想。我单知道有不少妹子嚷着甜爷我嫁,但是我没想过真有人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对她出手。
  END.

p9打卡并赞美尘情

Iithromantic:

#橡皮章团刻#
千年轮转,华夏长歌不散
我赞美中国,大国无双,与天不老

p1尘情 原po
p2滚滚  @滚滚长江东逝水
p3拾锦 @拾锦
p4栗子 @西木了一
p5泠湫
p6褚漓
p7 默子@默子
p8顾十一
p9小婉 @小婉童鞋

另,在此祝大家
新鲜快乐!狗年牛逼!

原文/知乎/三十九画生
书法/微博/零雨其蒙蒙

“对,就是那时候。五陵那群纨绔争相送我各式各样的锦帛财物,我弹一首曲子下来,收到的红绡数都数不过来。”
她的脸上浮出少女般的神采:“就像做梦一样。”